返回
影视影评
分类

寥寥是个全世界性难题

日期: 2019-12-08 12:01 浏览次数 : 72

我是深知这样的片子是不会入大神法眼的,问题是被骂得也忒惨了吧?好歹也写了几首走心的电影原声,好歹出了一首新神曲,好歹跑到高大上的美国拍了,虽然路边的妓女们是稍微胖了点儿,虽然把筷子兄弟拐去美国的那个胖子中文发音是比较CCTV星光大道了点儿,虽然参加选秀的那些乐队们是傻缺了点儿,【意大利黑手党】们是二逼了一点儿……但是你们这么骂至于么你们!好歹也是融合了情色黑帮音乐励志的电影啊喂!你们至于骂这么狠吗我的哥哥姐姐们!

       吴敬必作为一个非典型化的朝鲜人,在三八线旁上演了一场兄弟相聚又残杀的故事,吴敬必首先是一个朝鲜人,然后又不是一个“本土化”的朝鲜人,因为他在国外生活过10年,这一点有点出乎意料,不知道是否为导演故意为之,一个脱离本国近乎宗教化的尊崇的军人是否还在坚信“社会主义”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政治体制?而且连“巧克力派”都不知道的其实也说不过去,这一点很可能是编剧的败笔,当然这里着力想表现朝鲜的物质的匮乏,但却忽略了设置的10年的漫游身份,其实是吴敬必的身份,是一个职位不高的监守员,所以当李秀赫问吴敬必为何在国外当了10年的兵,就这个职位?两个朝鲜军官自然都笑了,一个非土生土长的浸淫过资本主义的兵士怎么不让人担心他是否忠诚,果然是不忠诚,他“叛国”了。
 
       所以是否可以这样理解,这部商业片其实就是资本主义者的超能幻想,他先把资本主义暗中表达为先进文明,李秀赫是先进的,吴敬必也成了先进,因为他们都受过资本主义的洗礼,所以我们应该坚信:资本主义最终会取得胜利!但电影中始终把这种小优越感降到最低,因为据说这部电影在朝鲜上映过,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是不是作为“内部参考片”来让金正恩们满足一下电影欲?电影中那种欲说还休的优越感是用吴敬必和郑二等兵的人性闪光点来掩盖的,物质匮乏并不影响兄弟情谊,在韩国估计是道德宣传片了吧,中国炮轰金门的时候是否也在想着大家要做朋友呢,在侯孝贤的《风柜来的人》中,几个大陆偷渡客到了台湾之后受到台湾军人的优待,但这几个偷渡客却一直怀疑对方提供食物的安全性,这种不信任一直到台方军人“以身试毒”之后才消除,台湾居民感到骄傲?因为那身处在“水深火热”的大陆人民其实不幸福,总有一天我们回去解救他们!这种微妙的优越感是构成分裂人民的自我价值感的动力,首先你要相信“我们”是正确的,才能和你平等交流,所以现在大陆人民不是羡慕着台湾人民的生活,要不就要骂。每年那么多人挤进台湾旅游,其实很大程度源于一种后悔式的,自恋式的感伤肇因,可以这么假设,如果我生活在台湾多好,如果我不在共/产/党的统治之下多好,如果当时蒋介石……多好,为什么我不是香港人?为什么我们这么落后这么穷?这就是后殖民化的自卑感。而这部电影把这种假设祛除了,没有脱北者,也就是说导演着力找到一个平衡点,双方都是正确的,但最后却得不出一个答案,到底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呢?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出现要从那个“花瓶”的,自以为是的女主角说起,为什么找她处理呢,因为她是一个“朝鲜人”,所以国际为了表达名义上的民主,把权利重新赋予朝鲜人民,但最大的陷阱却就在这里,作为一个合适的中间人,在抱着“公平公正”的协调员,最终发现,这种公平根本是不可能的,因为作为一个本国人,身份上已经打上烙印,除非你?得了吧,这件事还是交给我们外国人,交给联合国,兄弟的事情交给父母吧,但这个父母有点不公平,有点自私,你父母美国和苏联要离婚,法律宣判你们一个跟着苏联,一个跟着美国,于是本来就看着不舒服的兄弟俩终于天天打来打去,现在有所觉悟,打算和好了,发现双方几十年的敌对已经缺失了交流了话题,话不投机半句多,所以最终还是交到国际上来,这是电影最绝望的时刻了吧。自主选择权是父母圣诞的时候骗你们的话。
 
       电影开始,现实觉得像《罗生门》,然后又觉得还好,正常范围内就这样,没什么太多需要理解的内容,接下来就感觉像《鬼子来了》,但是两种悲剧的可预测性不同,《鬼子来了》的结局可以预测,所以前面可以尽管铺垫,剧本本来悲情一些,后来姜文拍的时候把日本军人前半段修改地很友善,增强了戏剧感,而《共同警备区》的结局不可预测,所以电影告诉你结局,再进行煽情化处理,越煽情戏剧性也越强,这种处理方式和众多电影模式相同,快乐的时间不管多美好,最终会迎来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结局,商业片的模式大抵这样。
 
       我不怎么喜欢这部电影的原因还有就是,这种意淫式的电影时无用的,除了骗骗眼泪,本身有点带有控诉南北韩分离的血泪史的哭腔,再加入兄弟情感,加入悲剧性元素最终让人无法理解,如果导演也是中立的,只是为了展现而展现,这部电影是没有价值的,没有交代原因没有告诉你解决方法,只是告诉你,这两个国家是没有可能复合的?告诉我们即使是马英九上台之后大陆和台湾也不会复合的?复合为了什么呢?最终的隐喻式的答案就是,可以让我的兄弟朝鲜生活地很好,朝鲜人名的悲惨生活是公知永远的梗,个中原因就是,只有物质,只有“民主”可以让你幸福,所以韩国人民很幸福了,不一定吧,石述思在《中国人最拜金》中引出一个数据,中国和韩国是亚洲最拜金的两个国家,所以当你问我幸福吗的时候,我该怎么回答?

      资本主义大骂“赤匪”;共产主义唾了“美帝国主义的走狗”一脸唾沫。

至少我扪心自问啊,我进到电影院里看完这么一部片子,是不会觉得太坑爹的。

      

那些把这部电影跟【爸爸去哪儿大电影】以及【小时代】相比,说宁愿看前面两部的,你们什么心态?你们宁愿看在镜头以外化妆擦眼影的作逼爸爸带儿子【.DVD】跟“It’s MARCH,we are 4 BITHCHES”.【PPT】都不愿意看一脸复读好几年的长相还要穿复古校服扮高中生的筷子兄弟?眼光呢?

      哥哥为了保全弟弟回家念书,不顾自己的安危,只为换来一枚荣誉勋章;弟弟挂念着家人的担忧,坚持让哥哥小心。

我也是想好好说道说道有的人, 的确,这样的娱乐电影确实是闹腾了点逼格也确实是低了点,但是真把你们扔电影院里给你们往死里扔电影大师的片子你们受得了么?说白了吧,给你们扔点低俗的,能把你们整吐了,嫌恶心;但真给你们扔高尚的,你们还得吐——恐高呗。

      导演用平行蒙太奇的手法,表现了一种无奈与一种希望。

这电影其中的很多部分确实比较扯,已经很多人说过了。就是最后这结局深得我心,结局不算是大圆满,【要是真能火了外加抱得美人归就太假了有没有,我估计评论里还得有一群人骂这俩屌丝纯属意淫狂。】但是这结局对于这俩没事业也没钱的屌丝来说,也不过是从一无所有回归到一无所有——哦不,至少收获了点梦想(或者幻想),你管人家到底是去没去过纽约呢。

      无奈的是人人生来就有认识上的差异,看待事物岂能完全相同?于是不可避免地会产生更大范围内的,即所谓意识形态的差异,被政权所利用,即会带来战争。人们为了自己也说不清楚的理由开始仇恨对方,被所谓的“爱国”以及一些看似高尚的情绪所煽动,去消除异己。这条分裂的主线却恰恰被一对兄弟所联系着,尽管他俩的认识也有差异。哥哥怀着对弟弟的深爱,一种自私的爱,让他不顾个人安危,不顾家人的担忧,只为拿到一块荣誉勋章,一边送弟弟回家,回家继续念书。而弟弟却更多地考虑到别人的感受,自己家中的亲人,北朝鲜黎民百姓,他希望哥哥停止野兽般的杀戮,放弃那块虚伪的荣誉勋章,放弃那当英雄的虚荣感。即便是亲兄弟,也逃不了价值观,人生观的不同,何况两个大陆的民族?

最后我试图从政治电影的角度点评一下此片的另外俩亮点——白虎兄弟。你还别说,换了个发型儿再配那老款黑色校服还真有点男神的味道。我还得特别表白偶吧中分前面的那一缕白,太他妈有范儿了,一下子甩洗脚城华北歌王X拆迁房倒插门女婿好几条街。

      导演没有用我们大多数人惯于看到的,宣扬一边,唾弃另一边的手法,而是尽可能真实中立地反映了朝鲜战争,这与大陆的很多片子不同,也与美国本土的以西部片为首的片子不同。在这点上,导演已经超越了意识形态的束缚,他想要表达的不是愤怒,而是一种希望,希望世界上的每个人都能读到别人的心声,理解他人,就像弟弟读到哥哥的家书而理解了哥哥同样对家人有着深切的关怀一般;希望人们能够忽略意识形态的不同,忽略人与人价值观的不同,而多去关心真正值得我们去关心的——比如电影里的兄弟之情,抑或南北朝鲜人民的手足之情。意识形态毕竟是身外之物,政治的幌子——资本主义军队里的荣誉战士依旧可以变成共产主义部队里的特种兵;而人与人内心中的真情其实大多相同——一直表现得很自私武断的哥哥其实对家人也有一份关心。